嵌砂

请点开
哈,真的点开了

超期待了!!!!!

今天也是雷金趴瓦不足的一天:

【雷金合志《玻子汽水》预售信息(宣图含2P)

预售开始时间:9月8日20:00

预售地址←(无限制总店)


微博本宣地址

信息详见宣图

合志年龄分级为R18,拍前请酌情考虑!

微信、qq支付请私信我~

支持转载,请!转!载!~

截至9/7晚上23:00,将在热度(红心、蓝手、分享)中抽取两位小伙伴,赠送合志+漫画+全套特典!


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基本全是从未公开的内容,非常非常感谢所有老师和合作人员的参与,没有大家的热枕与耐心(尤其是对我不要b脸的按压)是绝对难以做到这样规模的!(啊啊啊感jo太激动)除了合志之外,还将为每位特邀老师赠送漫画册+全套特典!(鞠躬)☆(*>ω<)b

更要非常感谢粉丝和小伙伴们一路以来的支持!爱你们!!此生无悔入雷金,希望能是一份给各位热爱雷金的大家们合格的答卷((ヾ(*ゝ∀・*)ノ☆゜

【雷金】戏外

预警
标准画手写文系列,注意眼睛
投喂趴瓦的,没写完,这篇1500字左右,突然断章——
@今天也是雷金趴瓦不足的一天
下一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没有修改什么直接无脑堆字,吐槽的话还请轻点我怂
趴瓦锅锅点的戏剧社雷金二人组的故事咯——
———————————————————————————————————
今天的社团活动提前结束了,原因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金没有来。成熟稳重做事一向顾大局才怪的社团长,大手一挥俊眉一挑,社团一群糙老爷们就赶紧着屁颠颠跑了,谁特码还敢这时候出声是想早点去黄泉摇号转生吗,没看到他雷大爷的脸色黑黝得配合周身低气压都快成雷云了吗,噼呲呲——噼啪——连雷电幻觉都出现了!

溜,赶紧溜,还得是那种悄无声息合人心意麻利非凡的溜。


所以当顶着黑白棒球帽,耳郭旁翘着发丝,一头金灿力压窗外夕阳绝色的少年晃动着活力身姿一蹦一蹦窜进空堂堂的活动室时,看见的只有靠在深红沙发上望着窗外出神的社长。

骨节分明的手中一个牛皮制深褐色的小本子,软皮皮具特有的质感产生的凹陷就着牛皮的生长纹像机械面板上盘缠交错着的金属丝传导电子一样,阳光顺着细小皮纹慢慢攀爬上手指,橘色的色调让迟到记录最高记录保持者一下子愣了神。

稍微……想拍下来发论坛?

正在出神思考着标题是该【震惊!雷姓戏剧社长如此神情是为情伤还是情伤还是情伤】还是【夕阳下的真情流露……脑洞尚未完整补充,标题主人公先出了声:“迟到的黄毛家伙,愣着发什么神啊。”

一把扔下手里那个年代感十足的承载多少角色揣摩的皮质小本,利落地从长时间窝着的深棕沙发起身,顺手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尘如同顺手拍走多时的犹豫与反复酝酿的顾虑。




窗外正暖的夕阳红光透过叶穿过窗,如在万千俗世的遮拦阻碍下翻腾的热血,突破重重障碍,跨过层层险阻,哪怕最后只能在透净的乳白陶瓷砖上保留斑驳的绛影。光进入到房间后,就显得很安静很听话了,心甘情愿的收起往时的锋刃爪牙。如同打着呼噜的猫球,乖巧的露出了脆弱的柔软腹部。

这是在漫长等待中,一个突然冒出的想法。逊爆了啊。哪怕心窝子底里有再多附议顾虑,依旧死磕长久相处终能成眷属这条卡米尔给出的建议的雷社长,很是不屑地给顺服的光一个特低评价,换算成网购app评分得是全零星加个大差评的那种特低评价。




光斑就在雷狮利落起身又迅速接近活动室大门期间,在他浅色的外衫上划过,在他深靛的牛仔裤上晃过。
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金,首次觉得这个往日里张扬至极的黑发社长在这些移动光影的捯饬下,竟然意外的变那啥了——能言善道的孩子一下子失了言语,脑袋瓜子里只留下个再平凡不过的词语——好看。

就在这种初夏时常能看到的夕阳里,在这间自己每周要来好几次的普普通通的活动室里,眼前这个长时间狗一块的男性,一切都是自然,熟悉又日常的,偏偏三者的组合让读的懂书中真情偏不识人间真意的小少年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还未来得及理清突然爆发的情绪,快速靠近的雷狮一把逮住了发神的少年,身高优势下轻易将用手臂困滞住金纤细的脖颈。带有金色花纹的发带随着动作在脑后摆动,脖颈处突然出现的压力和视线里浅色衣衫的咫尺间距把金突然从发神状态里脱离。




——发带摆动的弧度,真像展翅的鸿鹄翼尖。
——柔软微翘的金发,真像翱翔的鹓鶵脖旋。






矮个的最烦什么?当然属高个子的近距离身高压制。“什么情况?怎么还动手了!”不安分的扯着困住自己脖子要害的手臂一边发表着不满,“你再勒着我你就要失去一位有责任心又有能力的得力社员了——卧槽????你揉我头发干啥啊啊啊雷狮我杀你爸!”说着就用手比了个枪指向自己。

揉了个爽的雷狮决定不追究金再一次的迷路导致的迟到——毕竟以后在一起了这种事还会更多。脑补了一大段未来美好人生的雷狮连透紫的眸子都溢着愉悦,绝大多数还是对自己懂得包容带来的得意,有个尾巴的话已经能翘上天穹直比金乌了。

“嘿别说,你这毛头小子这一头金毛手感很不错嘛,”放下破坏发型的罪恶右手,双手顺势插兜,语调长长短短,“我给你写个小宠物的角色怎么样,本社长够大度吧?”在金被小宠物三个字给唬到的瞬,略微思考了下极其正经再次补充:“我戏剧社这次肯定又能夺冠了,有劳了小功臣————”



屋内爆发出一名男子的怒号还伴随有另一男声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