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砂

请点开
哈,真的点开了

写写琥珀吧

纪念下当初没有抢到的白蜡——心塞死了
————————————————————————

我嘲讽它黏糊,混浊,杂质充斥内在,灵魂充满糟粕——其实内心比谁都清楚:嫉妒。

深海珊瑚,剔骨温润。血色浓郁灵动,只一眼就能透过它的底望见黑暗。粘附脊骨的深色,尸骨都没法子保全的深渊,悄悄的孕育了懵懂纯净的红。
浅礁硨磲,乾坤暗藏。生长纹的每一个转折起伏,都深藏着海水的亲昵,浮游生物从深渊从远洋带来低声的问候。肮脏污浊布满尸骸的壳,一旦被剖开被直面阳光,就是低调的柔光实体。触手就是海洋的温柔,体温被缠绵温存,半透半浊,半是迷糊半是仙。

琥珀不同,抛进海水它只会漂浮,在水面上反射艳阳光芒直白得宣告实情。这般轻浮,这般——痴情。

深色的珀,依旧有着剔透的心。

蜡质,正是它内心纠结难熬,苦苦不知开口道出何言的痛。纠缠,迷茫。

荧光蓝色,只在正确的角度给正确的人片刻的惊喜,砰然击中深留在毫无妨碍的心膏肓处。

裹藏着生命的有机宝石,更是用躯体留住每一刻弥足珍贵的阳光。亿万年的高压,千百载的冲击,只为一刻分享。


远古的深情者,今天你会给我讲述什么故事呢?

评论(8)

热度(69)

  1. C4H6O4C4H6O4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沉海溺毙
  2. C4H6O4C4H6O4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沉海溺毙
  3. C4H6O4C4H6O4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沉海溺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