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砂

请点开
哈,真的点开了

【财金】亚西纳尔 01(情愫将至)

财团长x金
我错了我以为蓝色头发的大姐姐叫拉比兹,结果,她4财团长,好伤心,虽然知道这样一来就可以正大光明脑补她很有钱了但就是很不开心没有名字,唉:-(
依旧拉郎配与小学生文笔预警,不要脸求评论红心蓝手,咳咳
财金tag太迷了我打兹金的
画手写文系列

会长骗金自己叫拉比兹,链接前文,万圣节,的剧情
其实是天宫爹的后续的后续,但是丹尼尔没有出场。。。。。。。。。
万圣节:http://whereiamadearelphy.lofter.com/post/1d4f8eb4_11a6262d
————————————————————————————————
“琉珈?”那是无精打采的懒散的紫色砖头料,

“迪罗佳斯?”哦,那颗已经混浊不堪毫无卖点的蓝紫色绣花枕头?别开玩笑了,

“兰特……拉姆?”……你是在侮辱我吗?那就是一大块一文不值的垃圾,不过是有了丝毫的紫色就被愚蠢的外行人推上了所谓的宝石高位,定下了个虚高的数字关在透明展览柜里——柜子都比那东西有价值吧。

“你,你是不是诚心的,啊?”好了好了,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了吗,名字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最终会被地位取代——只有家人才会记得。可笑的是,我哪来的家人?所以啊——别为这种无聊事费时间了。

唔,今天和几个老滑头有场大买卖要——“亚西纳尔怎么样!”啊……啊?什么?

“八点!就在从现在开始数起的四个小时又二十七分半也就是16050秒,传奇宝石'亚西纳尔的荣耀'的拍卖会唉就要开始了!”这个我知道,你不是喜欢粉色吗,我记得亚西纳尔是……“紫色,对啊,就是紫色啊!”

“这次你可不能再挑剔了——不然你那秘密酒库我绝对不会放过的!”可是我对它不感兴趣啊……好好好你别激动,我去,我去,行吗?行行行,我一定拍下它,诶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工……

“嘀嘀嘀——嘀——”???挂我电话???

老实说,你个手握实权的亲王,不是很明白吗。

名字,有多么不重要。
特别是对赌徒,对那类只会和钱财相伴一生的末路人来说。

那短促的几个音节只是在给全身钻进黑渊的狂徒一丝曙光,温暖缥缈又饱含危机。与其被唇齿间的呢喃束缚,斩断一切私人的牵连才是合格掌权者最应该的模样。

我,从出生起就一直是最不容置疑的最优秀的示范。

……至少曾经是。

——————————————————————————————————————
当曙光女神的权杖第一次敲击在沉重的夜幕边缘,万千哀怨思念纠结祷告汇聚揉杂,颜色斑杂混乱的黑夜顺从得放开它贪婪的触须,徐徐退下。
崭新的一天,已经宣告开始。

不知名恒星散发的光辉穿过宇宙阻隔来到凹凸星球表层,带给流淌着火热鲜血的参赛者持久的热度与光明。今天略微有点不同,正处于少有的休战期,硝烟味十足的比赛停下了残酷的淘汰筛选,留给圈套内的凶兽一口喘息的空隙。

很幸运的是,参赛者金的生日正好在这个有点长的不正常的休战期当中。
在收到了各位好友与排行榜前列高手的生日祝福与礼物后,一个寻常的属于休战期的祥和天的清晨,金发的少年在睡梦中收到了仙女的请柬。严格执行精致二字准则的厚实信封,猩红的闪着珠光的火漆印少有的没有印上家族或者个人的徽戳,而是平平整整着仅仅是在中央放入了一小块剔透的镶嵌在银白金属托中的天蓝水晶,开启,当中象牙白纸面边缘是精致的烫金,流畅繁复的文字简单明了:一天的旅游观光作为迟到的生日礼物。

刚刚长了一岁的少年只来得及想到水晶与登格鲁遍地都是的那种很是相似,就被瞌睡打败,再度入眠。

脸颊上湿热又柔软的触感,耳边粗重的炙热气息让临近生物钟的登格鲁少年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一张陡然放大的大猫脸,大张着的血盆大口,闪烁着的骇人獠牙…恐惧带来的僵硬在这只长着巨型牙齿身形庞大的猫科怪兽突然扑来用耳后软毛亲昵蹭蹭求撸毛的行为下迅速消失。好像……揉起来会很……

待邀请者忙完晨宴上虚与委蛇的任务,打开这扇服务于把守最严密的房间的厚重机械门,入目的就是一人一猫的和谐相处画面,爽朗的笑声和肥猫发出的呼噜呼噜声交织,灿烂的金色发丝在随着少年抚摸猫咪脖颈的动作轻轻晃动,长睫下的眸子不用看也能想象出它的闪耀,那里面,藏匿着大海最真诚的祝福偷藏了天空最珍惜的纯净。

正被少年伺候得舒服得呼噜噜噜的虎纹橘白的肥猫,敏锐地察觉到主人的到来,借着侧躺的姿势一个起身一下窜到了留着蓝色长发的黑衣女子身旁,亲昵地蹭着在不察中已经带上微微笑意的女性。

顺着橘猫动作抬头的少年,也发现了出现在房间的高挑女性,正是前不久在万圣节乌龙事件中认识的新友——名叫拉比兹的,同样喜欢酸甜果汁的紫眸子的女孩。喜悦的表情迅速爬上姣好的面庞,少年特有的略高的音调:“拉比兹!嘿!真是好久不见啊!”充满阳光的眼眸让一贯淡漠的会长也不自觉在语调中添加了柔和:
“贵安,吾友。睡得如何?”

“唉唉?说到睡,拉比兹哇这是哪里啊?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有的装饰也不像你房间啊,而且还有这么软的一只猫!它还能变超大,有——那么大一只!可威风了!”说到开心的事,金周身洋溢的热情仿佛点燃了整个华贵房间中清冷的空气。金挥舞着手臂,极力想给他对面的新友展示他刚刚所看到的那只巨大的猫科怪兽。“真厉害啊,金,居然发觉到两个房间的不同。”

”没错,这里是我的私人居所。当然,出于个人癖好,两个地方的房间是基本一样的。”一面在心里惊叹了一下少年洞察力的敏锐,一面给问题不断的少年解释,“至于你说的大猫,小男孩你对我的猫有什么误解吗,它虽然肥但可没那种身形。”没有再给金提问的机会:“闭上你停不下的嘴,我满肚子问题的登格鲁少年。今天和你去旅游的,时间不早了,把睡衣换了。”的确,金也是现在才发觉自己自始至终都穿着睡衣,这让他略微有些羞赧,“看到床头柜上的那个纸盒子了吗?换上它。我去卫生间。 ”
说罢就进了一个房间,留下脸颊带红的少年。

盒子质感依旧好评,服装与鞋袜也都是简洁符合年龄的设计,只是……

“耳朵呢,金?”征得少年同意,从浴室出来的少女身着普通的黑色半身长褶裙,与米白的上衫搭配起来简单自然,披散的长发也被一枚黑色发圈好好束起。与刚刚的那一身无装饰却剪裁极佳的长裙相比这一套同样没有花纹没有装饰的服装给金一种说不清的不和谐感,总觉得差点什么而且,拉比兹是不是变矮了?

“金?”会长再次叫出金的名字,金才回神连忙道:“拉比兹你,变矮了?”

“一种药效一天的能改变身形的玩意而已,出去玩总得改变一点。”微微叹气,“继续我的问题,你的耳朵呢,金?”衣服什么都好,就是那对仿真的猫耳让金不太接受,毕竟是男孩子啊虽然喜欢动物但那也不代表喜欢打扮成动物啊……“那个……拉比兹啊,猫耳我可不可……”

“害羞?”已经比金还要娇小的会长看了看时间,拉着金的右手臂就向门走“我们今天的身份是克兹拉斯人,他们一族的特征就是猫耳与短小不显露的猫尾——很晚了,我们快走。”金发少年被拉着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同时突然醒悟自己刚刚感到的不和谐感的源头,连忙用空闲的左手拉住会长,
“等等等等等……”在会长疑惑的注视下,金放开会长,迅速跑到床边,取下床头随意挂着的项链,“那个……那个,拉比兹,要不你把这个戴上?”生怕少女误会生气,“不是说你这身不好看,我就是觉得太单调了不适合你……而且我刚刚一看到它就觉得很配你的瞳色……我……”

利落的接过紫色的晶石,熟练地戴上了垂至胸前的简洁项链,晶石菱角处零星闪过的光,是动人眸光的锋利边缘,是柔毛细绒顶端的尖。
有点刺眼,果然是因为这块石头底子太透的缘故啊。

在一系列的琐事后总算顺利抵达了目的地—,克兹拉斯星球,一颗民风淳朴的以农业为主的蓝色行星。说它以农业为主是因为克兹拉斯有一场闻名星系的传统庆典,虽然吸引来了巨量的游客,但真实的庆典只有本地居民才知道:只密林中举行,这也正是二人此行目的。

民风淳朴是好事,但是耿直过头就真的让人头疼了,因为金发的猫耳少年正遭遇超大危机——


——————————————————————————————————————————————
解释一下,开头部分,是会长和光族亲王的打电话片段,私设亲王是会长唯一好友了,亲王有名字,是光族语言的,会长嫌麻烦一直叫她为小亲王。
就是粉毛的观战团妹子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