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砂

请点开
哈,真的点开了

【邪教兹金】万圣节

邪教,拉郎配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兹金,拉比兹x金
前面很累赘,后部分进度很迷
各种私设理解




比赛突然暂停了。仅因为,系统判定万圣节将至,适当的休息有助于后期比赛的气氛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活气。

观战团的几位比起参赛者,好像更为亢奋。

头顶二维码时时刻刻卖安利做推销的所长,今天也在努力思考怎么能在最少的地方植入最多的广告。成为万圣节服饰提供商就是个不错的点子。

大意了。站在大厅后台某通道的金发南瓜幽灵满脑子都是加粗加黑的这三个字,他只是想跑去找丹尼尔裁判长讨要节日的糖果,谁知道大厅后台,居然这么多分路口?每个分路口还都一个样?这不就是在为难他吗!去的路找不到,回去的路也找不到,想着在进来前裁判球说的路线,路口这么多,不如……随便试试?

“trick or treat!”
看着敲门后缓缓打开的深灰色的门,金发的小南瓜卯足了劲冲着门里叫出这句在心里琢磨酝酿许久的讨要糖果的万能魔咒,抬头看,却愣是没有看见熟悉的金色星星绷带和金色的右眼。咦?难道,他又迷路了还敲错了门?姐姐说过做错了应该马上道歉,虽然他连房间主人都没有看到,门就像自己打开的一样。

“敲错了!实在是太抱歉了!我是想找丹尼尔的,打扰到你了,抱歉啊!”双手无措的放置在身侧,金发随着主人的低头而翘起,略泛土色的深橘南瓜帽在他头上强硬着给主人拉高吓人感。金满心里都是歉意,刚刚自己这么大声可没打扰人睡觉吧,这边金心里各种想法却是听见一道熟悉得不得了的声音,在门底部响起:
“参赛者金,你这是在干什么?”
裁判球,居然是裁判球,的确是平视都看不到头顶的存在,居然有裁判球开门,那不就证明自己——找对了!抱起开门的裁判球,向着已经大半打开的门内走去,疑惑于丹尼尔在房间里有没有被打扰,下意识就减弱了音量:“你在休息吗?今天是万圣节哇我是来找你要糖果的,你在吗,丹尼……”裁判长大人的名字还没被完整地从少年舌尖弹出,一个女声倒是突然出现了:“哦?找——裁判长大人?”

已经整个进入房间的金被这一句很是随性的问句给惊住,脑海中被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占据,就连怀中裁判球的挣脱和身后大门的关闭都没有察觉。也就是说,自己不但打扰了别人,还随意进了女孩子的房间……小幽灵被这点事实定身在原地,女声的主人倒是对此不甚在意:“怎么,幽灵先生不打扰自我介绍一下——顺便说说和裁判长的关系?”

灯光一下子被调亮,原本只是蒙蒙薄光一下子不仅能照亮房间还能照亮房间主人和意外闯入者的眼。

登格鲁是一颗矿产星球,身为登格鲁人,金对于闪闪发光的矿石已经很有研究了,但当他看向房间中那些被锻造大师小心谨慎研磨雕刻出花纹的装饰时,他发现自己只能认出很少很少的品种——还都是极其稀有珍贵的晶石。而这样一个连桌子角都散发出昂贵气息的房间,它的拥有者却只是一身材质优良的长裙——没有一点装饰,哪怕是一点暗色的绣花。她就很随性得坐在一把泛着暗红金属光泽的花纹繁复的复古式高脚椅上,被白色丝袜包裹严实的双腿交叉着,整个上半身微微向前倾,把大部分重量放在了左手肘下的桌面上,遮住右眼的蓝色长发少数几缕脱离发束特立独行在金属灰的桌面上蜿蜒,紫色的眸子和右手酒杯中微微荡动的金色液体。傲慢,这是金第一次看见拉比兹时,脑海中浮现出的词语。
那双纤长羽睫下的瞳孔,纯正高雅的紫,让登格鲁少年一下子就想到了姐姐曾经向他提过的传奇宝石——

“亚西纳尔的荣耀。”

那颗被无数收藏家誉为支配着世间最为纯正的紫,无数少女的憧憬宝石,用它的傲慢光泽一度让整个宇宙都沸腾,至于它的最终归宿——据说是被一位位高权重的贵族女性抢得。金之所以能记得这么清楚,除了姐姐当时的羡慕表情令人难忘外还有的就是对于最有资格傲慢的好奇:紫色真的可以办到傲慢吗,可是格瑞的紫瞳很友善哇。

时隔多年,金却在这个大赛因为这么一次乌龙成功见识到了什么叫紫色的傲慢,那种带着平淡的冷,反射不出一点杂色,只有纯正的紫色光泽,直把任何一位观赏者的灵魂震慑——你没有资格被它知晓,这种认知让金略微背凉。

“亚西纳尔的荣耀?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知晓那颗石头?”轻啜一口杯中果汁,被甜味刺激到,眉头轻微皱起一瞬,剔透的酒杯被放下与桌面接触发出一声清脆短响,“不赖哪幽灵先生——好了,该回答之前的问题了。”抬起眼眸,这位慵懒的蓝发女性带着不经意散发出的威压,再次询问起了不远处的南瓜幽灵,少有的执着了一下。

“啊?啊啊啊!抱歉抱歉!刚刚一不小心,一不小心就想起了姐姐……实在是太抱歉了,我没有故意不回答你的哇!”突然回神过来的金连忙解释起来,姐姐也说过绝对不能无故忽视别人的问题,那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了,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解释清楚,哪怕她不原谅自己的冒失……
“我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金,来大赛途中,丹尼尔顺手救了我。嘿所以我和他也算朋友了嘛!所以,所以我这……”提到丹尼尔过往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少年钴蓝的瞳迸发着剔透的光,眼角翘起一个美好的弧度,浮夸的南瓜帽也被染上阳光的温暖。真是耀眼啊,朝气满满啊,值得裁判长为他营造出友善的假象呢。拉比兹了解真正的丹尼尔,那个白发的男人可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无情者了,却总是能够激起参赛者的热血——但老实说,想对待面前这个小男孩这般小心翼翼,可真是头一次,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仔细观察观察他都有些什么了人的本事,特别是对于一名厌倦了赌局的赌客:“想给裁判长大人一个惊喜?”

“……这就想……啊?对!对的!是这样的唉,你居然知道哇?太好了,那个我对识路不是很在行,这里的路口又都差不多一个样子所以我才,才这样冒失的……对不起对不……”被突然插入的话打断思路又惊奇发现对方正是说了自己将要表达的内容,少年的欣喜毫不掩藏的消失在姣好的面容上,又因为自己的过错让喜悦的表情替换成为不好意思,生动的表情,显示出拉比兹从没接触过的活力。

和这样的少年处事,也许,也不赖。

“拉比兹。”正在表示歉意的金,被再次插入的声音惊住,“啊,啊?”在房间中各色晶石的光芒中,微翘起刘海的少年,身着夸张的南瓜幽灵套装,迷茫的表情,犹如水滴清澈的眼眸——拉比兹想,没有一颗星球能比得上那双眼睛,哪怕是许久前收藏的“亚西纳尔的荣耀”放在他身边也只能成为一颗普通的有色石子。厌恶重复说过的内容的赌客,却是仔细虔诚的注视着对方蓝色漩涡般的眼睛,说到:

“金,叫我拉比兹。我允许你叫我,拉比兹。”

意想不到的是,年轻的登格鲁面对这种用词有些傲慢的语句,不但没有懊恼反而是异常的开心,“那我们也就是朋友了对吧?!”如同炽热的阳光,明媚又温暖。

拉比兹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庆幸在她难以数清的星球财产中,有着只能上供一种土生果汁的低等农业星球,也庆幸裁判球今天的失误——误将新上供来的果汁当作上好的酒液倒给了这位甜味抗拒者。金发现自己新交的朋友其实并不爱喝酒,反倒是喜欢那种和自己家乡特产类似的果汁,而且她还送给自己好几瓶类似的果汁:“没办法我们都是朋友了,没有糖果就那这些果汁充数吧。”

阳光始终会离去。金带着满满一筐果汁,跟着一颗裁判球雀跃着向着裁判长房间前进——已经够了,不是吗?赌客也要学会适度放手以求得更为长期的回报。
一旁忐忑许久的裁判球——就是那颗搞错酒的,厚着头皮询问酒库中余下的果汁是否和以前一样,处理掉。蓝头发的女性却再向它要了一杯甜度惊人的果汁,还改变了主意:

“好好储存着,再让上供的星球多准备些这种果汁——”
“——今天开的那瓶,”
“封起来,保存。”

剔透的酒杯旁,还放着一颗浅灰色的金属纽扣——那是南瓜帽隐藏处的监视器。

评论(33)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