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砂

请点开
哈,真的点开了

暂时存,害怕被吞
(随意的小故事] 甜饼
翻出来了很久之前画得画,扫描下来白色那位姑
娘看不明显了,反而是适合这个脑洞了。
私设,两个女人的爱情,也许根本没有爱情。
执念。

————————————————————

O.
    人人都知道,七泽三十七个国家上千民族种族中,有个异类,是个疯子。
    每个人,从走路尚且不利索的稚儿到走路已经不利索的长者,从衣衫不整在街边乞讨的贫民到衣衫不整在花楼流连的壕绅,都知道那个异类。他们都用着仿佛看穿世事自身已经看透一切的高尚语言,一件一件的说着如同自己亲眼目睹的关于那个异类的故事,从各色不一的衣衫皮囊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至高感。
     异类,可能只是不愿意苟同而已,也有可能,只是出于无奈。

1.
     出于对老祖宗的尊敬,即使用赤橙黄绿青蓝紫
来命名七泽很显示命名者的取名废属性,但到底
是忍住没改,简单也有简单的好处。
青泽没有国家,青泽如同一只静静等待送死者
鲜血浇灌躯体供养的野兽,用广袤幽深的老林将
所有胆敢打它主意的狂妄人的利爪碾碎。
      在这里一切闯入者,都将成为被捕食的养分,后悔与痛哭成为遗言,惨叫与绝望变成唯一遗留下来成分,渲染着青泽的恐怖。

评论(4)

热度(8)